在平凡的世界里怀念路遥

Share Button

电视剧《平凡的世界》热播,引发了对路遥的关注和讨论。

看到不少人信誓旦旦的说“路遥的写作水平不咋地”、“比贾平凹差远了”……作为一个喜爱路遥的普通读者,尚在这鲁迅先生所言的“非人间深味着浓黑”的我,带着点心寒在想——如果路遥还活着,会不会因为看到今天文学的下堕,人们精神的衰微,过分聪明的警醒感到失望。这些纷乱的头绪,已经让他们距离深情厚谊与文学的本质越来越远,且浑然不觉自己的无知和大言不惭,反而,不论懂不懂路遥、看没看过作品、过没过好人生,都敢说一句“不咋地”,然后是巧舌如簧的人云亦云和自作聪明。

xin_152030614100935912101

喜欢路遥,通读过他的作品与创作谈,从研究路遥的老师哪里收获过反思,也心痛的看着《平凡的世界》被改变的面目全非。在失望的暗夜里,遥想那片黄天厚土中笔耕不辍的路遥,竟然心怀愧疚:我愧疚着,路遥用无数个不眠的岁月写就了精神圣经,而现时代之大众传媒却用这些肤浅的编剧和浮躁的演员来呈现,犹如鸡肋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——这是吾辈的无能,也是吾时代之悲哀。

路遥是一位作家,更是一个大写的人,他用短暂一生的笔耕不辍,为一代代人创造了独特的精神财富,形成了文学界独特的“路遥现象”。文学评论界早年对路遥评价不高,似乎认为从写作技巧等方面似乎他并不时髦与讨好。然而,我不得不遗憾的说,他们忽视了文学的本质绝不仅仅是语言的聪明、才华的修饰与为深刻而深刻,而是对人生的观照,对世界的态度,它关乎心灵,关乎真诚,关于每一个具体的人,关乎每一天具体的生活。

路遥的读者用口口相传,本本买购的方式,日复一日在亲友中传递着对路遥真诚简单的喜爱,用路遥研究专家赵勇老师的话说“读者的选择对评论界形成了倒逼”,让评论界开始反思:为什么是路遥,为什么会有路遥热?当然,有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,虽然《平凡的世界》是年轻人的奋斗圣经,但是它的意义并没有止步于励志。它从哲学的层面揭示了生命本来平凡,而一个个个体的奋斗让生命非凡的崇高意义。

路遥并不是对现代的小说技法一无所知,如果看过他的创作谈《早晨从中午开始》,就该知道:“他对国内外的创作技法都很熟悉,然而他在审慎的辨别后选择用现实主义忠诚于自己的内心和灵魂,去创作。”他作为一个人,作为一个作家,他的灵魂是有分量的,远远超过炫耀写作技术的分量,他保持了一个作家对人生的真诚。于是,一个个经过生活锤炼、知道真诚可贵的平凡的人,读懂了路遥,并成为了他忠实的粉丝,他们用人生热爱着《人生》,在困难的日子里阅读《在困难的日子里》,在平凡的世界中眷恋着《平凡的世界》,他们愿意向最亲近的人推荐作为作家,因为这位作家和他们的灵魂最近。

路遥的影响无处不在,他对文学界尤其是陕西作家群形成了“影响的焦虑”。尤其是那本以“肝胆相照”的赤子心写就的创作谈《早晨从中午开始》,写就了路遥艰苦勤奋甚至充满悲怆的写作状态,绝大多数人看完会倒吸一口冷气,认定“路遥的确是为文学献身的信徒”。面对花花世界的诸多诱惑,他耐得住,坐得下,写得出,他很清楚他的选择,他无法不这样选择,这是路遥的命运。作家们扪心自问,恐怕没有多少人,能够做到路遥的勤奋和执着,没有几个人为了写一部作品,让自己在深山里,与一只老鼠作伴,看着运煤的列车孤独的哭泣,拒绝亲友和其他的探视……而且,路遥自己很清楚:他要写一部有分量的作品,他要超越自己,他知道这其中的艰难。因此,贾平凹举重若轻的说“路遥是因为家族遗传病死的,不是累死的”……或许,这种说法对于减缓路遥“影响的焦虑”有好处,我也真诚的希望,贾先生走出废都的虚无,别再用下半身诞生的垃圾娱乐至死。

我在这平凡的世界里怀念路遥,我怀念他为了写作看的一叠叠十年的人民日报、陕西日报、榆林日报,我怀念他喝得劣质咖啡和抽的劣质烟,我怀念他心中的真诚神圣和清醒,我怀念他勇敢的用平凡对抗这平庸的世界。

路遥走了,他直面人生的勇气,是除了文学之外,留给我的另外的精神财富,他让我在平凡的世界里,用心活着。

(转自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82600d40102vjfo.html?tj=1)

发表评论